扫码关注科兴官方微信号“疫苗之益”

经济半小时观察:冠军来自中国
2006-09-14

    现在生物技术正在成为信息技术之后,又一个推进全球经济增长的发动机,生物科技的重大突破迅速孕育和催生了新的产业,2003年全国生物产业实现工业总产值5000多亿元,其中基因工程、细胞工程等现代生物产业的产值达到400多亿元,国家发改委提出的发展目标是,到2010年我国现代生物产业领域专利占世界的10%左右,产品国际市场占有率达到10%,产业增加值达到1200亿元。

    生物技术为中国经济打开了一道新的大门,我们今天就来看看它所创造的奇迹。

    普通防疫站卫生员的一颗射向SARS病毒的子弹

    从最新的组织工程技术中,诞生出了一家世界领先的医疗企业,专家告诉记者,实际上在生物技术领域,国内企业在很多方面都位居世界一流水平,特别在一些重大疾病和疫情面前,这些企业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北京的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今年2月份,当禽流感疫情来势汹汹的时候,记者曾经采访过他们,当时他们研制的禽流感疫苗刚刚进入一期临床试验。

    沈竹:“禽流感,在人间传播的事实还没有确定,而印尼一家六口死于禽流感这件事又增加了人们的担心,与此同时,有我现在所在的这家公司生产的流感疫苗的一期临床结果也已经出来了,我们又见到了在一期临床试验志愿者中那个可爱的小姑娘。”

    记者:“身体感觉怎么样?”

    志愿者:“没什么感觉,挺好的。”

    记者:“一期临床试验结果知道了吗?”

    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主任医师林江涛:“一期结果有抗体了,从这个结果来看,大约近80%的受试者出现了抗体的阳转,这个结果也达到了预期的目标,与国外的同类疫苗比较,目前我们对实验结果非常满意。”

    沈竹:“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个密闭的厂房就是生产禽流感疫苗的车间,这里现在正在进行生产的是流感疫苗,一旦禽流感爆发,这里可以迅速的转换成禽流感疫苗生产车间,因为流感疫苗和禽流感疫苗的生产流程基本是一样的,现在这个车间正在进行改造,改造之后年产量将达到2000万支疫苗。”

    北京科兴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的试验和生产车间在禽流感和sars疫情时,记者曾几次来到这里采访疫苗的进展情况,而疫情的高风险性对于一家上市企业来说,是首要面对的问题。

    记者:“将来如果没有禽流感疫情,那现在做这个疫苗的商业风险岂不是很大吗?”

    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尹卫东:“局部利益,这样讲是对的,但是你要看一个宏观利益。”

    尹卫东,北京科兴公司创始人,现任董事总经理。

    尹卫东:“最大的一个隐患是禽流感感染人之后病死率非常高,这就是人类的一个大敌,那么假如已经发生了人间流行,你再做疫苗研究已经来不及了。”

    记者:“你刚才说的好像更像是一个科学家所考虑的事情,而你毕竟是一个企业家,你要经营一个上市公司,那面对这样一个灾难性的疫情,它的风险大,不确定因素多,作为一个企业家你怎么面对这样一个项目?” 

    尹卫东:“我是这样看的,科学家和企业家本质使命是一样的,只是通过企业运营还是科学研究而达到目的,那么什么传染病出现了,我能用疫苗有效的预防,这就是我的使命。”

    记者:“SARS疫情结束之后,对于SARS疫苗的研究可能血本无归?”

    尹卫东:“你实现的利润是一个层次,然后你企业的价值又是一个层次。”

    sars疫情全面终止后,研制出的所有疫苗随之封存,尹为东所说的价值就是——这样一个没有政府背景的企业在这次突发事件上获得了和政府全面的合作机会和政策支持。

    尹卫东:“现在有一个最大的好处,一定要提的就是我们国家政府方面的这种支持。”

    记者:“在研究疫苗的经费分配上面,政府和企业是怎么样的一个比例呢?”

    尹卫东:“越是不确定的,越是国家需求的,国家投的是大头。”

    在科兴公司,记者看到了一批海外留学归来的专家团队,看到了国际化的融资发展模式,然而,这样一家采用最新技术,具备最新概念的企业,它的创建人尹卫东,却是一个仅仅学过8个小时病毒学课程的地方防疫站卫生员,自己的企业能走到今天,尹卫东自己也没想到。

    “药箱,里面有一个听诊器,有一个白大衣,然后有几包消毒剂,就这样,就能算是很简陋吗?”

    “很简陋啊。”

    在甲肝疫情蔓延的村庄,在村民眼里尹卫东就像一个救星,而他自己心里却很清楚,就靠只有消炎药和听诊器的小药箱,他根本没有办法遏制疫情,这让年轻气盛的尹卫东越来越内疚。

    尹卫东:“那种眼神和眼光,实际上过二十年了,现在也来看着你,20年了我都忘不了。”

    记者:“他们的眼神对你是一种什么样的影响?”

    尹卫东:“对我内心最触动的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给我烧炕的老大爷,是全村最好的一个人,他的孙女五岁,还是活泼健康的,但是你眼睁睁的看着她一个多月不起床,不能活动,很痛苦。”

    当时,我国没有自己的甲肝疫苗,而制作疫苗最大的难题就是得到甲肝病毒,而病毒只有在没有发病的人的大便里才有可能分离出来,没有发病的人的范围太大了,怎么办,尹卫东在甲肝蔓延的村庄里撒开大网,开始收集大便。

    记者:“周围老乡是不是觉得你很奇怪?”

    尹卫东:“挺神秘的,不是奇怪,他们知道你是医生,你要做这个研究,他们很支持你。”

    记者:“你就住在放大便的屋子的隔壁吗?”

    尹卫东:“大便味儿很臭,但我没有那种感觉说吃不下饭啊,很恶心啊,没有,因为你期待这些标本里面能够分离得到病毒,所以你很珍惜它。”

    从这些大便当中,尹卫东分离出著名的TZ84甲肝病毒,巧合的是,病毒正是从那位老大爷的小孙女的大便中得到的。

    此时的尹卫东已经从一名普通的防疫站卫生员提升为防疫科科长,不过他千辛万苦分离出的病毒还是因为拉不到钱,难以进行商业化生产,在冷冻柜里冷清的待了将近十年,直到有一天,尹卫东感觉自己这个防疫科长实在当不下去了。

    尹卫东:“那时的防疫站规定不允许打出租车,然后那天赶上北京最大的一场雨,就在通县那边,又没带雨衣,然后就把体恤衫拿起来罩,那时也瘦,体恤衫也肥,就罩在试剂上,就让它别把试剂淋湿了,然后跑到公共汽车站,从公共汽车站坐到火车站回去。”

    记者:“这些种种的限制,这些小事积累起来是你当时想改变自己命运改变自己状态的一个原因吗?”

    尹卫东:“有我们不满足,就是不满意的一面。”

    尹卫东辞职开始找钱找地方建厂房,98年开始批量生产出了中国自主研发的甲肝疫苗产品,2001年,入主北京中关村高科技园区北大生物城,科兴公司正式注册成立,凭借甲肝疫苗的主打产品和良好的销路,2003年科兴在美国的NASDAK成功上市。

    记者:“那现在你心中的竞争对手是什么样子?”

    尹卫东:“国际的为主吧。”

    记者:“都是谁啊?”

    尹卫东:“GSK,莫克,巴斯德。”

    记者:“你怎么把它当成竞争对手呢?这种对手是实力相差很悬殊吗?”

    尹卫东:“总体实力相差很悬殊,但点上的实力不一定,大船比小船跑得要快,船小,我有我的优势,我是射向SARS病毒的一颗子弹啊。”

    半小时观察:冠军是怎样炼成的?

    冠军是每个企业都渴望的位置,在很多行业,都是赢家通吃,谁是冠军,就意味着谁有大把大把赢利的机会。并不是谁想当冠军就能当冠军。中国足球拼刺了20 多年,不但没有望见世界冠军的影子,甚至连在亚洲的排名都不断往后出溜;也有相反的情况,拿冠军就跟玩似的,比如说中国乒乓球队,拿回的冠军赶上商店里卖的乒乓球了。

    冠军得有冠军的谋略,冠军得有冠军的资源。独特的资源加上巧妙的策略才能成就冠军。聪明、灵巧是中国人的特点,在知识经济时代这样的特点就是一个优势资源。在巨人林立的传统产业我们可能没有超越别人的希望,但是中国人可以用自己的灵巧敏锐发现新需求,开拓属于自己的新市场;在某些单项技术研究上我们不如别人,但我们可以把一些先进的技术拿来进行聪明的组合,创造出适应新需求的新产品。

    今天介绍的企业都有这样的特点。他们所从事的项目都是新的科技领域,在这些领域,中国人和外国人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以巧取胜,占据了比较有利的竞争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