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科兴官方微信号“疫苗之益”

科技日报:疾病防控,让身体变得越来越棒
2008-03-11

     “五年前,那场与SARS病毒作斗争的战役,给我们留下了些什么?”79岁的姜素椿教授谈起2003年的那个春天,凝重而坚定。
      当年以74岁高龄亲赴抗击SARS一线的姜素椿,因为抢救病人感染了SARS病毒,在非常危急的情况下,冒着生命危险拿自己身体做治疗试验,感动了无数中国人。鲜为人知的是,从事传染病防控工作半个多世纪的姜素椿,也同样是我国在防控流行疾病的历程中的每一个进步的见证人:“在重大疾病防控方面,坚持科学发展十分重要,党和政府提出团结一心、众志成城、依靠科学、战胜SARS的号召成为我们迅速战胜SARS的关键。”
SARS疫苗:我国研发技术世界最先进
     硝烟散尽,五年后的春天依然阳光明媚,只是街头少了戴着各式各样口罩的行人和如临大敌般的紧张气氛。变化的不仅仅是这些,和当年对重大传染病的防控水平相比,今天的成绩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我们不希望有一天SARS又卷土重来,但即使它再来,我们也不用害怕。”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尹卫东雄心勃勃,在科技部等政府部门的支持下,北京科兴等单位研发出了世界上第一个完成Ⅰ期临床试验的SARS疫苗。
      当年在和SARS病毒赛跑的时候,我国科学家完成了一系列原创性研究,不仅在P3实验室条件下进行了病毒的分离,而且测出了病毒的核酸序列、蛋白质序列,完成了疫苗临床前的所有研究,并顺利进行了Ⅰ期临床试验。这些在发达国家也需要几年时间的研究,在我国科研人员的辛勤工作中,一年多就完成了。
      由于有效的控制,SARS疫情在2004年后就没有再流行,尹卫东的团队研发的疫苗也最终没有用上,但在这个过程中积累的经验和感受到党和国家对百姓健康的关心,让他觉得自己的工作很值得。
    翻开2004年4月的报纸,人们会看到一场特殊的讨论会在日内瓦举行,世界卫生组织邀请了中国药监局、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和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专家召开“SARS病毒灭活疫苗Ⅰ期临床研究方案讨论会”。这是世界卫生组织第一次介入中国的疫苗研发,当时的报纸援引该组织官员的话称,中国的SARS疫苗研发技术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它的意义不仅限于此,我国自主研发的SARS疫苗的里程碑意义在于,世界卫生组织开始正式介入中国疫苗的研发并与中国专家对话,我们从原来只能当听众的角色,开始成为在世卫组织大讲坛上发言的一个重要代表,并为世界疫苗研究发挥我们独特的作用。”尹卫东感慨道。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姜素椿大夫总愿意用这句话来分析SARS对我们防控重大疾病的影响,“SARS无疑给我们的国家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但我们也从中积累了不少的经验,为下一步防控传染病建起了很好的平台。一系列法制法规制订并执行,在13亿人口大国中建立零报告制度,使得我们很好的防控了禽流感疫情的蔓延。”姜大夫告诉记者。
禽流感疫苗:我国跑在世界第一方阵中
    有了对付SARS时积累的经验,应对禽流感我们很从容。
从2004年禽流感疫情出现开始,我国有16个省市区发现禽流感疫情,一共发生了30例人患H5N1型禽流感,其中20例死亡,而我们的邻国印尼已有129例禽流感病例,有105人死于禽流感。从人口和养殖业来说,我国都大于印尼,而我们的发病人数和病死率却远低于他们。
    从病例的报告、检测到药物的准备和宣传教育,我们比以前都有了很大的进步,我们研制禽流感疫苗的技术在世界上更是独树一帜。
    2月28日上午,高致病性禽流感防治科技专项第四批课题在北京国谊宾馆验收。
    尹卫东就“大流行流感疫苗的临床研究”课题向卫生部组织的课题组做了汇报。课题组按照计划顺利完成了Ⅰ、Ⅱ期临床研究,试验结果显示疫苗安全有效。目前已经开始申请批准文号。而走到这一步要得益于正在不断加强的国际合作。作为全球已经在大流行流感疫苗方面达到欧盟标准的厂家中唯一的发展中国家企业,北京科兴参加了世卫组织增加发展中国家获得H5N1和大流行流感疫苗的途径及保证发展中国家使用疫苗等政策讨论。尹卫东说:“在禽流感疫苗研发的马拉松赛道上,中国是跑在第一方阵的。”

    ……
    和过去相比,我们不断战胜天花、流脑、麻疹、小儿麻痹等许许多多的流行性疾病,人民的健康和寿命不断增加,那些曾经严重侵害人民健康的幕后杀手正一个个被我们的科学家和医务工作者铲除。过去五年,国家对艾滋病、结核病、血吸虫病等患者筛查和诊疗进行补助,努力减轻重大传染病对人群、家庭和社会的危害。
    对于未来,可能更多的还是如何在风险来临的时候能建立有效的信息沟通机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全国12320管理中心副主任、全国政协委员李蓉在今年的两会上就有一个建立风险沟通机制的提案。她指出,如果通过成立风险沟通专家顾问组,以社会需求为依据制定应急预案,并加强风险信息通报,增加公众风险防范参与度,附之以规范的、面向大众的风险沟通信息资源库,开通多渠道、便捷的信息沟通平台,面对风险时,我们就会更加从容,最大限度地降低影响。
    “SARS的出现,让我们进一步探索在这样多人口的大国中处理突发传染病的一系列解决之道,如果说SARS留下了些什么的话,我想,那就是我们再遇到重大传染病出现时,我们的人民会更加凝聚在一起,充满信心的和这些疾病斗争。”姜素椿大夫回答了开头的问题。

延伸阅读•讲述你身边的故事
……
没有疫情,疫苗还做不做?
    尹卫东(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光环退去,在全世界第一个完成了SARS疫苗Ⅰ期临床实验的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突然发现自己的疫苗开始像是一种屠龙术。因为,没有SARS再发生了。
    作为企业的老总,其实我早就预测到有这样的结果了,但我还是坚持继续做下去。SARS卷土重来的可能性也许只是万分之一,但真的出现了,那社会要承担的损失就将是一万倍。我们要做的就是为这个万分之一负责。
    有些研究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赚钱,但该做。因为科学研究都是在进行大家不了解的事情,做得好坏很多都是凭借研究人员的社会责任意识。好在通过我们的研究人员对重大疾病的防控,让我们觉得我们生活的环境很安全。

(本文发表于科技日报3月9日第9版两会特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