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科兴官方微信号“疫苗之益”

光明日报:把世界装在心中
2007-04-26

 本报记者杜弋鹏 通讯员董城 发布时间: 2007-04-24 04:43 来源:光明日报

  全球第一支SARS灭活疫苗,全球第二支甲乙肝联合疫苗,与全球同步的人用禽流感疫苗、常规流感疫苗……实实在在把人类的重担放在自己的肩上挑,实实在在让世界感受到中国创造的能量和人类良知。这就是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简称“北京科兴”)人的胸怀。

  最盼的,是自己研究的成果“没有用武之地”

  世界只有一个,它的命运也只有一个。

  同在一个世界生存,就必须负担起同一个责任。

  故事还得从2003年那场人类和SARS的战役说起。

  2003年4月的一个上午,北京科兴总经理尹卫东给中关村管委会打了个电话,说:“请转告市委书记刘淇同志,北京有能力进行SARS疫苗的研究!”30分钟后,中关村管委会主任戴卫回电话核实,尹卫东坚定地回答:“北京科兴是专业的疫苗公司,拥有一流的研发人员,我们有责任承担起这个任务。”

  2003年4月29日,有关部门第一笔100万元科研启动经费划拨到北京科兴。4月30日,科技部相关专家会议认可并确定了北京科兴SARS疫苗研制项目。5月3日,科技部专项研究经费到账……

  2004年12月5日上午10时50分,世界上第一支针对SARS病毒的灭活疫苗,通过了Ⅰ期临床研究。

  据了解,在研制SARS疫苗的过程中,所有的国家资源都由一家企业来调动,这在我国还是第一次。有专家指出,一家企业作为国家重大项目的主导者和承担者,配置各方资源,自主决策,并取得骄人的成果,与以往由专家体系来决策是截然不同的,这为真正以企业作为科技创新主体的国家科技发展战略目标的实现提供了成功的案例。

  然而,疫苗的后续研究及商业化应用是被疾病流行的情况左右的,如果疫情不发生,疫苗将没有用武之地,企业也就在这项投入上没有利益发生。

  尹卫东最盼的,是自己千方百计研究的成果“没有用武之地”。

  为了上SARS项目,北京科兴暂停了市场前景非常看好的流感疫苗项目。当SARS疫苗研究告一段落的时候,一些人发出了质疑:一个企业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研究出的科研成果不能投产,不能转化成经济利益,为什么还要做它?

  尹卫东有自己的理解:在国家和人类需要时,不能说你是国有企业或者科研院所,你才干点什么。我们都是国家和人类的一分子,在你知晓的领域,就应该做你能做的事儿,就应该承担起能承担的责任。

  国家责任和人类责任更有价值

  尹卫东认为,“这个”产品没有赚钱,并不等于没有价值。卖产品赚的钱是一个价值,但企业自身还有另外一个价值——社会责任和人类责任,二者相加才是企业真正的价值。

  但是,是企业就必须以盈利为目的。

  北京科兴算的是一笔大账:从社会利益讲,SARS给人类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疫苗不用投产的前提是疫情永远消失,不再受SARS侵扰应该是全人类共同的希望。从公司利益看,国际级的课题,国家的全力支持,使企业锻炼了队伍,提高了研究实力,扩大了社会影响力和行业权威性。事实上,随着SARS疫苗的研制成功,“北京科兴”、“尹卫东”马上成了经常见诸媒体的关键词,科兴无形价值得到了极大提升。被批准承担SARS疫苗研发任务,其股票上涨了数亿美元。

  目前,北京科兴的甲肝疫苗已经产生了极高的经济利益,而科兴还在思索着国家和社会有没有更大的需求。这种思索既是商人的考虑,也是中国高新技术企业社会责任的体现。尹卫东认为,一个以高新技术为生命力的企业,如果不树立“能为社会提供什么样的服务”这样一个观念的话,是发展不大的。科技开发时,大家往往把注意力放在市场层面。实际上市场层面是一个弱化的需求,是一个不具备更强竞争力的需求。如果一个企业不能把握所在领域里的国家最大需求,就很难做成功。国家需求是企业自主创新的原动力。

  在当今诸多高科技产业中,要想取得市场的认可,有一些不变的法则,比如,在与北京科兴息息相关的生物工程领域,创新能力就直接决定着产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和核心竞争力。

  又一次证明了人类智慧的伟大

  在2006年禽流感疫情再一次威胁人类生存的时候,美联社曾播发了一条有关人类安全的重要消息:在流感大流行时可以最大量生产H5N1疫苗的途径已经被发现。这标志着人用禽流感疫苗研究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突破。人们追溯这条消息的来源,发现是中国的研究人员又一次证明了人类智慧的伟大。

  以北京科兴和中国疾控中心为首的课题组,利用两年的时间完成了国家人用禽流感疫苗研发的重大科技攻关项目,研制出了全病毒铝佐剂人用H5N1亚型禽流感疫苗,并率先在世界上证明了其对防治禽流感的优异效果。

  《柳叶刀》杂志是世界医学界公认的权威期刊。2006年全年,我国在该杂志上共发表了2篇文章。2006年9月7日,题为“灭活佐剂全病毒H5N1流感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Ⅰ期随机对照实验”的论文在《柳叶刀》发表,《柳叶刀》特约评论员写道:“这些发现确定了可能的剂量节约原则,对于全球的大流感疫苗供应至关重要。”

  200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传达了一个令业内人士倍感振奋的消息:国家重大传染病防治决策中将甲肝、流脑等15种可以通过接种疫苗有效预防的传染病纳入了国家免疫规划。这意味着从2008年起,中国所有适龄儿童都将得到免费的疫苗接种。据悉,政府采购相关的具体标准正在制定中。北京科兴早已实现了甲肝灭活疫苗的中国创造,不仅拥有完整的自主知识产权,而且产品安全性和免疫效果均优于市面上的同类产品。

  在证明了疫苗中国创造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后,科兴人开始时时思考企业发展与社会需要的大命题。

  命题越大“苦恼”越多,尹卫东不断被社会需要和企业发展“苦恼”着。比如,根据国际上已有经验,在大流感爆发的时候,有生产能力的国家必然会采取措施,优先供应疫苗给本国公民并限制疫苗出口。中国拥有世界最多的人口,又是发生人间禽流感病例的国家,依靠外国生产的疫苗来预防流感并不现实,必须建立保障国家安全的重要技术和物质储备。比如……

  认识尹卫东的人说,这是有为的人的“苦恼”,这种“苦恼”越多,成就越大。

  原文链接:http://www.gmw.cn/01gmrb/2007-04/24/content_59682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