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科兴官方微信号“疫苗之益”

[21世纪经济报道]尹卫东:疫苗新锐
2010-12-07

  2010年12月7日 星期二  23版:视窗  记者:陈晓平

尹卫东

  不止一个人说,尹卫东现在生意规模不大,但是非常非常重要。他自己也开玩笑说过,“假设别人发生禽流感,你有疫苗,一支疫苗的价值该是多少钱?”

  从营业收入规模上讲,尹卫东创立并担任董事长兼CEO的科兴控股(NASDAQ:SVA)是一家典型的中小企业,2009财年营业收入8420万美元,2010财年预计总收入为4000万-5000万美元,当前市值不足3亿美元,然而,其意义绝非能用财务数据来说明,尹卫东率领的团队,是中国甲肝灭活疫苗、SARS灭活疫苗、人用禽流感疫苗、甲型HINI疫苗研发的第一阵营。尹卫东自己是技术人员出身,1980年代,其以流行病医生的身份,一直致力于甲肝的防治研究,1985年,几乎以个人之力分离出了甲肝病毒TZ84,并于1988年完成诊断试剂的研究。1992年,尹卫东开始真正投身商业,以10万元注册资金起家,成立一家主营诊断试剂的公司。

  从优秀的技术人员成为杰出的企业家,尹卫东走得颇为坎坷。起初创业公司经营规模小,一直无力研发甲肝疫苗,而疫苗研发周期长、投入大、产出慢、专业性强,许多实业背景的大型集团又不愿介入,研究经费一度无法落实;而投资艾滋病和丙肝的诊断试剂项目,也相继失败。直到1990年代末,依靠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的500万借款,尹卫东才完成了甲肝灭活疫苗的研究。

  1999年底,尹卫东研发的甲肝灭活疫苗获得国家批准的文号,该技术此前主要由葛兰素史克、默克等4家医药巨头所垄断。受困于缺少投资方,产业化的路径又卡了两年。北大未名集团再次出手,2001年北京科兴(科兴控股旗下的主要资产)成立,注册资本1.336亿元,尹卫东参与创建的唐山怡安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甲肝灭活疫苗的技术入股,占股份24%。2002年,甲肝灭活疫苗孩尔来福(Healive)上市,目前,科兴依然是中国甲肝灭活疫苗市场的领导者。

  “80年代我当时做医生,有个人生目标,希望自己一辈子能防治住一种疾病,假如能把甲型肝炎防治好,那么人生理想就实现了。这个目标现在已经实现了,科兴的甲肝灭活疫苗在2002年上市,现在中国甲肝发病率已经降到了十万分之五以下,和欧美发达国家处于同一水平。”尹卫东说。

  2003年SARS疫情爆发之前,科兴依然默默无闻。当时,尹卫东率团队埋头于甲乙肝联合疫苗的生产申请和流感裂解疫苗的临床研究。疫情突发,尹卫东果断决定主动请缨,与相关机构组成联合课题组,研发SARS灭活疫苗。SARS疫苗的制造工艺与甲肝灭活疫苗相似,科兴投资上亿的生产平台就大有了用武之地,可以直接完成细胞培养、病毒灭活、提纯、质量检定等多道工序。由于疫情迅速得到控制,研发疫苗封存,北京科兴实际亏损了近600万元。

  正是这次挺身而出,科兴名声大震,尹卫东后来回忆说,“我们的成功首先在于能够把握住机会,尤其是2003年,SARS疫情异常严重,我们率先站出来,完成了SARS灭活疫苗的一期临床研究。SARS疫苗对公司没有商业的贡献,可是由此证明,我们可以做世人没做过的事,敢于围绕最迫切的需求,通过自己的生物科技创新去解决问题。”其后,无论是禽流感或者是甲型HINI流感疫情,尹卫东始终奉行敢为人先的战略,科兴以民间企业的身份,收获了公众和政府巨大关注和信任,迅速跻身为中国疫苗领域的明星新锐,而政府也是疫苗市场的最大主顾。

  目前,科兴的疫苗研发领域已经扩展至手足口病(EV71)疫苗、肺炎球菌结合疫苗、脑膜炎疫苗和兽用狂犬病毒灭活疫苗等。其上市地点的变迁,形象地折射出了跃进的轨迹,2003年,在美国OTCBB挂牌上市;2004年,转到AMEX挂牌交易,2009年底,再次转板纳斯达克。尹卫东一直希望借助融资平台,筹措资金支持控股公司加大在中国的疫苗研发和产业规模扩展,同时寻机在生物医药领域进行兼并收购。如今并购整合已进入实质的进程,2010年,北京科兴收购了北京一家中药厂的全部厂房、设备和土地使用权,并耗资3亿元人民币将其改建为新疫苗生产基地,项目建成后预计疫苗年生产能力将达到4000万剂以上。

  科兴控股国际市场的探路也在进行中,2009年,其大流行流感疫苗盼尔来福(Panflu)已在香港获得批件,甲型H1N1流感疫苗盼尔来福.1在墨西哥获得批件。今年9年,尹卫东还招待了一位特殊客人——比尔·盖茨,盖茨在科兴逗留了接近3个小时,询问了不少有关疫苗生产、开发及应用现状的问题,虽然此行具体商业内容仍是保密,但盖茨基金会高级项目主管透露,盖茨基金会希望由中国的企业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基金会除了资金支持外,还可以在营销渠道、产能扩张方面给予支持,而之所以选择中国是由于中国疫苗的质量和生产能力都很好,价格也相对便宜。

  尹卫东说,自己的公司只有两三亿美元的市值,绝对不是什么大公司,“大家都在讨论做大做强,我还不能算一个成功的企业管理人士,可供分享的唯一经验,就是一定要把握企业和个人奋斗目标,中国高成长的环境,会带来很多不确定因素以及各种诱惑,一个企业管理者,能否带领团队执著地追求目标?这个过程可能三五年都算短,十年八年才会见分晓。我希望未来能有全世界儿童都在使用中国疫苗的那一天。”

  原文链接:http://epaper.21cbh.com/html/2010-12/07/content_13618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