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科兴官方微信号“疫苗之益”

[创新时代]尹卫东:中关村传奇“一哥”
2011-08-31

 《创新时代》杂志2011年第8期专题《聚焦中关村》 P32-34  记者 杨璟

创新时代

  笔者第一次接触“尹卫东”这三个字是在2004年,在一则关于SARS疫苗研发成功的新闻里。尹卫东和他的团队成功研制的SARS灭活疫苗,让“那场SARS恐慌”中的人们平静下来。然而,让众人更为诧异的是,这位“让全球震惊”的人物不是出身科研院所,而是一位平凡的防疫站医生。更传奇的是,第一支甲乙肝联合疫苗、唯一不含防腐剂的国产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全球第一支SARS灭活疫苗、第一支获准投入使用的甲型H1N1流感疫苗、第一个加入IFMPA(WHO下属的国际制药企业协会联合会)的中国公司、第一个在北美资本市场上市的中国疫苗企业,均与尹卫东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尹卫东本人也由此被称为中关村传奇“一哥”。

  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以下简称“北京科兴”)尹卫东创造了诸多奇迹。很多人,甚至是很多媒体,都曾问过同样的问题——“为什么是尹卫东?”“为什么又是尹卫东?”这位传奇“一哥”在医生与企业家之间,用自己认为“理所当然的本职工作”坚守着一份责任。

 [创新时代]尹卫东:中关村传奇“一哥”

医生尹卫东:为中国人做好疫苗是我的使命

  20世纪80年代,在甲肝疫情蔓延的小村庄,身为河北省唐山市卫生防疫站的医生,年仅20岁的尹卫东背着装有消毒药和听诊器的药箱,在甲肝疫情蔓延的村庄里东奔西跑做调查。那个年代,中国甲肝横行,没有诊断试剂,亦没有疫苗,甚至连甲肝病毒都没分离出来。在甲肝流行病区,只有焦急与恐惧。

  当时的尹卫东对人们饱受甲肝折磨的情景历历在目。当看到几百户人的村里有数十人被甲肝摧残,许多壮年男子已无缚鸡之力,面对黄澄澄等待收割的稻子,只能望而兴叹时,尹卫东内心有一股冲动,希望能把众多饱受甲肝折磨的人们解救出来,让其不再受病痛的摧残。

  出于医生良知的驱使,尹卫东开始动手搜集大便样本,研究甲肝病原体。20多天里,他走东家串西家,细细询问病人发病前后的状况,还先后采集了十几个人的大便标本。

  当时,研制甲肝疫苗最大的难题就是得不到甲肝病毒。甲肝病毒在大便中存活的时间很短,只有通过大量、艰苦的标本采集才有可能得到它。大便味儿很臭,可他却没有恶心的感觉,因为这个青年人期待着从这些标本里分离出甲肝病毒,他特别珍惜这些标本。

  正是从这些大便标本中,尹卫东分离出了著名的TZ84甲肝病毒,达到国际国内先进水平。1985年,尹卫东成功分离出甲肝病毒TZ84株。1988年,他和唐山防疫站的同事们研制出国内第一个甲肝诊断试剂。

  为了规模化生产甲肝疫苗,通过应急接种保护大多数人的健康,避免经济损失,1992年,尹卫东注册成立了唐山市医学生物技术开发公司。

  1995年前后,国外厂家的甲肝灭活疫苗高价进入中国市场。当时有人在学校一手拿着美国进口甲肝灭活疫苗,另一手拿着国产甲肝减毒活疫苗,问家长要给孩子打哪种,而那些年平均工资只有300元的家庭,却愿意掏400元为孩子接种国外生产的甲肝疫苗。这个场景深深刺痛了尹卫东,他下决心,要让中国人用上自己生产的物美价廉的疫苗。

  1996年,尹卫东开始与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合作研制甲肝灭活疫苗,并被纳入国家科委“九五”国家医药科技攻关计划。

  终于,1999年12月,甲肝灭活疫苗通过了科研成果鉴定并获得新药证书,填补了国内空白。

  但是,疫苗研制成功只是第一步。尹卫东不仅要考虑把疫苗研制出来,还要考虑把疫苗生产出来,推广出去。如果没有后两步,还是无法完成用疫苗消除疾病的使命。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尹卫东一直在为筹措资金而东奔西走。

  屋漏偏逢连夜雨。北京科兴甲肝灭活疫苗车间的设计方案被意大利公司全盘推翻,所有的项目建设预算都将再扩大,而当时北京科兴手里有的只是股东投资的资本金,一招不慎便会引发公司的财务危机。

  尽管如此,尹卫东还是下定决心——无论代价多大,也要让中国第一支甲肝灭活疫苗走国际化道路。

  “事实证明,当时的决策是正确的。虽然在车间建设期间我们经历了产前的阵痛,但甲肝灭活疫苗在品质上与国际疫苗公司生产的同类产品相比丝毫不差,现在孩尔来福(疫苗名称)已经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建立了稳固的市场,并且开始在全球多个国家注册,已经实现出口,这将是北京科兴的骄傲!”看到现在的成果,尹卫东倍感欣慰。

  2001年,尹卫东与北大未名集团合作,带着项目和人马进京,于中关村科技园区内注册成立了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将我国首支自主研发的甲乙肝联合疫苗和流感裂解疫苗推上产业化道路。

  2003年SARS刚开始流行,尹卫东把所有研发人员聚集起来开会,他说,形势严峻,“我们一定要表明态度,研发出能有效防止SARS传染的疫苗”。4月24日,尹卫东亲自到中关村管委会向领导汇报,递交了给北京市长的申请报告。4月28日,科技部将北京科兴提出的“SARS灭活疫苗”研究课题立项。5月9日,该课题被科技部正式列入国家“863”重大计划项目。

  尹卫东亲任课题负责人,公司打破传统研究模式,改变过去由单一科学家率领一个课题组进行一个系统研究的做法。在国家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以北京科兴为主导,整合国家科研力量,采用“多个研究项目并行”、“研究与生产并行”、“生产与检定并行”等措施,大大缩短了研发周期。

  2004年12月8日,全球首支SARS灭活疫苗研究通过Ⅰ期临床研究。尹卫东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SARS期间,北京的任何街道都不堵车,我开车不停地行驶在各个国家政府机关和科研单位之间,走到哪里都是绿灯,都是热情的握手,第一次感受到企业作为创新主体的自豪。”

  SARS疫情全面终止后,研制出的所有疫苗也随之封存。尹卫东曾经这样说,“我是这样看的,科学家和企业家本质使命是一样的,只是通过企业运营还是科学研究而达到目的。什么传染病出现了,我能用疫苗有效地预防,这就是我的使命”。

 [创新时代]尹卫东:中关村传奇“一哥”

创新者尹卫东:以国家人民的需求为目标

  任何企业的成功,均离不开创新,北京科兴也不例外。首先,北京科兴的创新是全产业链的创新,并不仅仅是产品的创新。这其中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技术创新、体制创新、管理创新和市场创新。

  尹卫东认为,没有在全国乃至全球具有领先优势或独特优势的新技术是不可能有自主创新企业的。北京科兴的研发着重于两个方面。其一是新发传染病的疫苗研发,如SARS、禽流感、甲流、手足口等。通过研发新发传染病疫苗,使北京科兴有机会与国际疫苗巨头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受到全球关注并赢得广泛认可。其二是传统疫苗的技术改进,如甲肝疫苗、日本脑炎等。

  利用尹卫东1985年分离出来的甲肝疫苗毒株TZ84,2002年,北京科兴推出了国内第一支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甲肝灭活疫苗孩尔来福,并成为目前中国应用量最大、使用最广泛的甲肝灭活疫苗。

  孩尔来福的良好销售业绩,有力地支撑了北京科兴的技术创新。从SARS疫苗研发的亡羊补牢到人用禽流感疫苗研发的有备无患,是一个重大的转变。北京科兴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使我国在禽流感疫情没有爆发的情况下,已经完成了技术储备和生产能力储备,并进入了实物储备的阶段。而通过SARS和禽流感这种应急状态下的疫苗研发,北京科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新的甲型H1N1流感疫情引发全球流感大流行后,北京科兴迅速启动项目,使得疫苗能在第一时间获准投入使用并获得国家首个收储订单。

  对于体制创新,尹卫东这样理解:北京科兴从科技开发走出来,走进市场,在成长的过程中有很多制约自己发展的体制因素,而要让投资人选择北京科兴,看懂北京科兴,体制上要有一个根本的改革。北京科兴从一开始就立志做一家国际性的有竞争力的企业。

  2003年9月,北京科兴通过反向收购的方式在美国上市,由此成为了当时中国在北美市场的前45家上市公司里惟一一家生物技术公司。通过上市,也使得北京科兴开始按照国际市场的标准要求自己,为与国际疫苗企业在同一个市场、同一个平台、同一个规则内竞争不断积蓄能量。

  北京科兴曾被比尔•盖茨称为“一家重要的疫苗企业”,而尹卫东却说“我们只是一家拼搏道路上的中小型企业。”但是要走国际化路线,北京科兴的管理“求变”势在必行。尹卫东告诉记者,过去,北京科兴强调更多的是企业的内部管理如何科学化,但是作为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有着非常严格的管理制度考量,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萨班斯法案”。萨班斯法案考验的核心,就是对企业风险的内控。为确保这种企业风险内控的实施,萨班斯制订了最严厉的“404条款”。在“404条款”的“管制”下,北京科兴全面加强了内控体系建设,改善了公司治理和财务管理水平,公司的管理理念和管理水平得到了进一步提升,整个公司进入了制度化、流程化管理的轨道。

  目前,北京科兴是发展中国家中唯一具备人用禽流感疫苗制备技术的企业。在那场席卷全球的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中,北京科兴进一步赢得了新的市场。随着国际业务的拓展,北京科兴的疫苗将不仅可以供应国内,还会源源不断地向周边国家出口。而在拓展市场的过程中,尹卫东“全价值链”创新中的市场创新理念也让北京科兴一路向前。尹卫东认为,高科技企业在进行技术开发时,绝不可把注意力仅仅放在来钱快的市场层面。只有把握更高层次的国家需求、社会需求甚至世界的需求,企业才会有更大的影响力,才能创造更大的市场。 “任何一个不断成长的企业,惟有重视社会责任感,才会逐渐锻造出企业的品牌,并使品牌推向世界而立于不败,从而使企业能持续盈利。没有社会责任的企业是不会受到社会的认可的。”尹卫东如是说。

  诚然,随着社会和公众越来越关注健康问题,人们对健康的诉求越来越强烈,但健康的问题需要通过科技的手段去解决。“疫苗是一种特殊的药品,它的贡献在于能给健康人群以抵抗疾病侵袭的能力,这种特性决定了作为疫苗企业的北京科兴必须肩负起守卫人民健康、国家安定的重任。作为一家专业从事人用疫苗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北京科兴需要做的,也是一直在做的,就是以国家人民的需求为创新目标,不断开发出满足当前疾控工作需要的产品。”尹卫东表示。

  “疫苗接种做好了,很多疾病就会得到有效的预防,公众的健康就能得到保障,社会和谐就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尹卫东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实现两个目标,一是让中国儿童使用国际品质的疫苗,二是让世界儿童都能用上中国生产的疫苗。

[创新时代]尹卫东:中关村传奇“一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