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科兴官方微信号“疫苗之益”

[中关村]尹卫东:创新的黑马快跑(封面故事)
2012-01-06

尹卫东:创新的黑马快跑

  《中关村》杂志2012年1月刊   文|本刊记者 明星 摄影|路宝林

尹卫东:创新的黑马快跑

  尹卫东和柳传志有着相似的经历和抱负。

  用他的话说,“北京科兴的经历与联想很相似,都出身于事业单位。联想走的是贸工科,我们走的是科工贸。但是我们走得并不顺利,当科不出来的时候,工没钱做的时候,我们只能以贸养科、养工,一边研制甲肝疫苗,一边卖豆苗,卖白蛋白,我们坚持住了,甲肝类疫苗最终成为我们的旗舰产品,是最赚钱的。”

  尹卫东回忆创业初期,因为公司规模小,一直无力研发甲肝疫苗;而疫苗研发周期长、投入大、产出慢,许多资金雄厚的大集团都作壁上观,使疫苗研究经费一直处于短缺的状态。这期间,尹卫东卧薪尝胆了多年,个中甘苦,冷暖自知。

  从另一方面看,柳传志是联想走国际化路线的坚定拥护者。“最典型的就是收购IBM,这是整个中国企业走入世界竞争格局的一个关键性战略选择,有可能失败,但却是中国企业发展战略上的成功。”

  尹卫东认为,这也是北京科兴未来要走的路,“我们会把自己放到全球中去,很多疫情本身是全球化的,疫苗企业更应该国际化。”

  两位虽分属不同领域,但同是著名企业家,共同选择在中关村让企业开枝散叶,并让这股创新力辐射到世界上更多的国家。

  或者,换句话说,是中关村这片沃土,让两个默默无闻的民营企业发展壮大,成为世界瞩目的科技新星。目前,联想通过国际化并购和营销战略,已成为极具影响力的国际IT集团;而北京科兴正紧随其后,跃跃欲试,追逐联想的足迹,力图在国际疫苗格局中成为举足轻重的力量。

  扎寨中关村

  如今,在中国疫苗产业的江湖上,活跃着三种类型的创业者,他们依次从防疫站、科研院所、海外院校中走出来,构建了迥然不同的疫苗版图。

  北京科兴控股董事长兼CEO尹卫东属于防疫站那个队列。

  如果深挖尹卫东的创业史,就发现他是中国民营疫苗企业的缩影。

  1992年,一批志同道合者跟随尹卫东成立体制内的生物技术企业,挂靠在唐山防疫站的一家三产企业,后来经历了合资公司、民营股份制公司、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等几个阶段。

  随着中国第一支甲肝灭活疫苗、第一支甲乙肝联合疫苗、第一支不含防腐剂的国产流感病毒裂解疫苗以及全球第一支SARS灭活疫苗、第一支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研制成功,尹卫东也被媒体称为中关村传奇“一哥”。

  记者第一次见到尹卫东,是在海淀文明办、教委、《中关村》杂志联合举办的“名家进校园”活动上,他正庄重地谈自己的理想,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24万人死亡。当时年仅12岁的尹卫东,亲眼看到一辆辆满载尸体的卡车从身边经过,从此救死扶伤成了他人生中最大的坚持。

  1985年4月,还是唐山防疫站医生的尹卫东,分离出了甲肝病毒株TZ84,这为疫苗的研制奠定了基础,这一毒株一直沿用至今。到了1988年,上海甲肝疫情大爆发带给他深深的震撼,他决定研发甲肝疫苗。1992年,乘着邓小平南巡的春风,尹卫东的疫苗公司成立。但由于资金短缺和产权制约,甲肝疫苗产业化的路子一直不顺利。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依靠中关村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给的500万借款,尹卫东才完成了甲肝灭活疫苗的研究。

  2001 年,尹卫东决定和北大未名集团合作,挺进北京,驻扎在中关村北大生物城。自此,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金1.4121亿元,尹卫东有了4000多平方米的厂区,开始了甲肝灭活疫苗的产业化。

  说起尹卫东与中关村的关系,还要从SARS疫苗攻关算起。

  2002年底到2003年上半年,SARS疫情犹如一场黑色的风暴,席卷中国每一个角落,弄得人心惶惶。面对这个作乱的病毒,尹卫东把所有研发人员聚集起来,讨论研制SARS疫苗的可行性。

  4月24日,尹卫东亲自到中关村管委会向当时的领导汇报,递交了给北京市长的申请报告。4天后,北京科兴提出的“SARS灭活疫苗”研究课题在科技部立项。5月9日,该课题被科技部正式列入国家“863”重大计划项目。尹卫东亲任课题负责人,公司打破传统研究模式,改变过去由单一科学家率领一个课题组进行一个系统研究的做法,在国家相关部门的支持下,以北京科兴为主导,整合国家科研力量,采用“多个研究项目并行”、“研究与生产并行”、“生产与检定并行”等措施,大大缩短了研发周期。

  2004年12月8日,全球首支SARS灭活疫苗研究通过Ⅰ期临床研究。以尹卫东为首的项目团队已攒足了研发底牌,在SARS寒冬中第一个破冰而出。

  中关村管委会副主任任冉齐说:“SARS疫苗的研制成功,为未来真正以企业作为技术创新主体的国家科技发展战略目标的实现提供了成功的案例。”由于有了企业的推动,国家已有的仪器设备、人才资源、实验室资源、专家体系资源会得到重新的配制和激活。“尹卫东和他的课题组,在这个意义上也给我们‘揭了一次盲’。”

  事后,尹卫东回忆道,“我开车不停地行驶在各个国家政府机关和科研单位之间,走到哪里都是绿灯,都是热情的握手,第一次感受到企业作为创新主体的自豪。”

  搞定SARS,也成了北京科兴位列国际疫苗先锋的敲门砖。这匹黑马成为第一个加入国际制药企业协会联合会的中国公司、第一个在北美资本市场上市的中国疫苗企业。

  正是背靠中关村海淀园这块科技创新的试验田,北京科兴如虎添翼,从这一年开始,挟核心区资本、政策、产学研之力,北京科兴成为中国疫苗研发领域的先锋,有了项目合作研发的基础作支持,禽流感、甲流等新的突发传染病病毒相继被斩获,新的疫苗也迅速被研制出来。

  尹卫东曾说,“中关村有改良土壤的功能,改造了北京,让一片盐碱地变成了良田。而我们是改良土壤的主人——创新型企业。”

  “如果你想干事,就来中关村,尤其是生物医药企业,这里是不二之选。”

  在他看来,“中国的生物医药完全在政府SFDA的体系下,北京的信息是最通畅的,中关村有天然优势。做项目时,管委会提供科研、政府采购层面的配套支持。这里的区域最具市场化,资金能找到你。”

  “从北京科兴办公室打一个电话,就可以约到世界各地的供应商,他们提供国际标准的材料供应和人员服务,这在中关村都可以办得到。”

  探解融资难题

  第二次见到尹卫东,是在海淀区政协会场外的咖啡厅,他坐在某个角落,挟着公文包,里面是要上交的提案。一线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到尹卫东的脸上,略显疲惫。这几日,他几乎马不停蹄地辗转于海淀区召开的各个参政议政会场。

  他理性思辨,又不失诙谐幽默。说话认真投入,言语之间,看得出他是带着人文的情怀做实业的。

  在尹卫东专注的疫苗领域,北京科兴布局的产品已涵盖多种形态,包括上市的、在研的项目多达十几种,如甲肝灭活疫苗、甲乙肝联合疫苗、多种流感疫苗、手足口病疫苗、肺炎球菌结合疫苗、脑膜炎疫苗和兽用狂犬病灭活疫苗等。

   “研发新疫苗,谁能解决新问题,谁有新产品,谁就有竞争力,这个逻辑不会变,我们是疫苗公司,必须抓住这样的机会。”而资本市场是对未来投资的,把握更新的技术为未来十年八年的疾病控制提供疫苗,与资本市场的逻辑是相通的。

  资本与技术共生,互相依赖。尹卫东从创业之初,就知道融资的重要性。他希望借助融资平台,支持公司加大在中国的疫苗研发和产业规模扩展,同时寻机在生物医药领域进行兼并收购。

  自2003年赴海外上市后,科兴控股共经历8年上市之路,融得的资金用于股权投资、研究开发,生产运营能力提升。如今,以中关村为重点,公司已搭建起一个多样化的强大的产业架构。

  2004年1月,科兴控股收购唐山怡安生物工程有限公司;2004年底,收购北京科兴部分股权。2008年10月注册成立香港公司,科兴控股通过其香港分公司持有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73.09%的股份,其在河北唐山的全资子公司——唐山怡安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致力于兽用疫苗研发。2009年5月注册成立研发公司科兴中维;2009年12月,注册成立大连科兴公司,研发生产人用疫苗。

  就在2010年,北京科兴还收购了北京市昌平区一家中药厂的全部厂房、设备和土地使用权,并耗资3亿元人民币将其改建为新疫苗生产基地,项目建成后预计疫苗年生产能力将达到4000万剂以上。

  尹卫东曾说,“黑马照耀中国,不如说中国照耀黑马。”他强调创新与资本的重要性。他所上交的提案中,很重要的两点是建议核心区鼓励中关村海外上市公司加快、加大对核心区建设的投资力度。并且鼓励园区中小企业积极吸引投资促进自身发展。

  在疫苗领域,尹卫东的眼光是很有远见的。而现在他又将在疫苗领域的成功与远见投入到了促进区域的发展。

  由于我国人口基数大,《“十二五”生物技术发展规划》的出台,疫苗市场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庞大且潜力十足的“商业蓝海”。

  但是,有数据指出,全球预防性疫苗市场主要由五大国际巨头分食:GSK是市场老大,占领了全球市场的24.7%,其后是赛诺菲巴斯德(18.9%)、默沙东(16.4%)、辉瑞(13.1%)和诺华(10.8%)。

  一些新技术的应用促进了新疫苗的研发。同时,外资巨头来势汹涌,对国内企业既是机遇,更是巨大的挑战。中国疫苗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正在加快,企业开始向规模化、集团化、集约化发展。

  中小型疫苗企业只有从自身努力,不断创新技术,吸引资金投入创新,拥有先进的独有的技术,开发出差异化产品,才能抢占到更多的市场份额,避免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被淘汰出局。

  国际化“长跑”

  2010年,国家下发《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决定》屡次提到生物产业发展的国际化,这意味着,上亿支的疫苗未来不仅在中国销售,还将卖往全世界。

  未来5至1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重要的疫苗生产国。除了国有企业,规模较小的中国民营企业也将目光投向全球市场。

  北京科兴正在积极蓄势,投入到世界疫苗的产业格局中。

  如果翻开北京科兴10年的发展史,“国际化”一直是其隐含的基因。即使在发展最困难的阶段,尹卫东的理想——让中国儿童用上具有国际品质的疫苗,让世界儿童使用中国生产的疫苗——也从未放弃过。如今,它已深深地融入每位北京科兴人的血液中。

  回想当初甲肝灭活疫苗产业化的过程,尹卫东和公司一位副总拿着国内单位做的车间设计初稿去意大利公司做调整,却被对方全盘推翻,这意味着所有的项目建设预算将呈倍数扩大,而且还要支付原设计单位一大笔违约金。尹卫东手里有的只是股东投资进来的资本金,一招不慎就会引发公司财务危机。两个人一夜无眠,等到天亮,他们做了一个关键的决定,更改设计方案。无论代价多大,也要让中国第一支甲肝灭活疫苗走国际化道路。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很有远见。虽然经历了产前的阵痛,这支疫苗在品质上与国际疫苗提供商的同类产品相比丝毫不差。2002年7月,北京科兴研制的甲肝灭活疫苗成功上市,使中国的甲肝灭活疫苗全部依赖进口的局面成为历史,并逐步出口到多个国家。

  随着尹卫东在业内的声望日渐高涨,北京科兴从10年前的默默无闻,到如今变成了全世界的“宠儿”。

  2010年9月,比尔·盖茨向北京科兴抛来了橄榄枝。这位IT领袖在北京科兴逗留了近3个小时,观察了疫苗试验室,询问了不少有关疫苗生产、开发及应用现状的问题。

  表面上,北京科兴称这次短暂的邂逅为盖茨的“学习之旅”。但端倪不难寻觅。

  早在2010年初,盖茨基金会在“疫苗和免疫全球联盟”成立十周年之际宣布,未来十年将提供100亿美元用于疫苗研发和采购,让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儿童接种到能够救治生命的疫苗。基金会希望由中国的企业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基金会除了资金支持外,还可以在营销渠道、产能扩张方面给予支持。

  意识到牵手中国疫苗企业好处的不仅仅是比尔·盖茨。

  随着国际巨头疫苗价格的居高不下,连同以北京科兴为代表的本土疫苗企业异军突起,这支生力军被无数人寄予厚望。即使是垂涎中国市场、需要本土化的跨国企业,也纷纷寻找着与北京科兴的合作基点。借助这种“哥俩好”的方式,一方面让合作双方获取到国内外资源,另一方面让北京科兴“国际化战略”从营销等细节处着手,日渐站稳脚跟。

  但并不是每次跨国合作都会成功,尹卫东对北京科兴价值的预判一直有自己的标准,毫不妥协。

  早几年,尹卫东曾与一家跨国公司进行了为期18个月的谈判,“我投一个500万的项目,对方愿意出2000万进来,然后变成他55%,我45%,”最后方案被尹否决了。他坚信,随着北京科兴的羽翼日丰,公司有能力在数年后市值上乘以10,而对方此时给出的价码是乘以4,低于尹卫东的心理预期。

  随着北京科兴声名鹊起以及研发力量的日渐扎实,尹卫东将视野扩大到中国周边乃至南美、欧洲市场,他的“乌托邦”有些已日渐成为现实。

  2011年8月11日,北京科兴自主研制的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和甲肝灭活疫苗生产车间获得墨西哥GMP证书,由此成为第一家获得墨西哥GMP证书的中国疫苗生产商,这是迄今为止中国疫苗企业通过的最严格的GMP检查。

  墨西哥被看作是北京科兴在中国以外的另一个流感和甲肝疫苗的重要市场。用尹卫东的话来说,“获得墨西哥 GMP 证书是公司推进产品注册以实现国际销售过程中一个重要的里程碑。”预计未来数月内获得产品批准证书,流感疫苗将在墨西哥上市销售。

  此外,就在不久前,在中国甲肝灭活疫苗尼泊尔上市新闻发布会上,尼泊尔卫生部国务部长萨罗杰·亚达夫表示,选择来自中国的疫苗是因为中国疫苗投入大、重视科研、品种齐全而且经过市场充分检验,中国疫苗在世界疫苗市场中的地位非常重要,值得尼泊尔人民信赖。这支甲型肝炎疫苗就是由北京科兴生产的。新华社还专门发通稿报道此事。

  除了有超过4000万的中国孩子接种了北京科兴的疫苗产品外,公司的4个产品在2009至2010年期间,已经实现了海外注册。2009年9月,大流行流感病毒灭活疫苗(盼尔来福)在香港注册;2009年10月,甲型H1N1流感疫苗(盼尔来福.1)在墨西哥成功注册;2010年7月,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安尔来福)在菲律宾注册;2010年10月,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安尔来福)在香港注册。

  如今看来,距离产品的入世(世界卫生组织),北京科兴只有一步之遥。只要拥有一份WHO认可的国际通行证,北京科兴就可以进入国际采购群列。

  按照WHO、新版GMP(中国)及欧盟的标准,北京科兴已经在新的疫苗产业建设上和已有的疫苗产业的改造过程中发力完善公司的生产线。同时,在新产品研发、新厂房设计、质量管理体系搭建、人力资源储备等方面,全方位提升从研发到生产销售各个环节的质量管理水平。

  2011年11月29日,美联社刊发了一条题为《中国疫苗产品将有望跻身于全球市场》的报道,在全球引起反响。报道指出,世界应该为新的“中国制造”——疫苗做好准备。以北京科兴为代表的中国疫苗企业正准备在今后几年中加速推动其疫苗产品的出口,一方面中国可能将降低对世界不发达地区生命保障型疫苗出口的成本,另一方面,中国可能将依靠研发新型疫苗产品与西方制药巨头展开竞争。

  一个本土的草根疫苗企业,如何在未来晋级成世界重量级选手?

  也许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看到尹式传奇的新的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