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科兴官方微信号“疫苗之益”

[经济半小时]防控禽流感
2013-04-11

2013年04月10日  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

  从3月31日,官方通报3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开始,截至目前,已发现24例患者,其中7名治疗无效死亡。据了解,禽流感患者的死亡率甚至高于十年前的SARS病毒。就在大家纷纷研究对这一新型病毒如何治疗之时,4月7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为H 7N 9禽流感开出了药方。那么这个药方是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开出的药方究竟有没有效果?谁来验证?我们的记者也对此进行了调查。

[经济半小时]防控禽流感(20130410)

   禽流感疫情每天都在发生变化,而和H7N9禽流感病例一起不断新增的还有各地建议的中医药药方。从江苏到武汉,从浙江到北京,各地都给出了不同的防治H7N9禽流感的药方,而防治手段也不尽相同,有的建议佩戴香囊、按摩穴位,有的开出中成药房子,有的表示需要抓药煎药。而板蓝根更成为了大家调侃的对象。有的网友甚至说,世界上最万能的三句话是:多喝点水、重启试试、喝点板蓝根。在H7N9禽流感发现的第八天,也就是4月7日,一则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开的药方更是吸引了人们的眼球,这份处方没有板蓝根,而是桑叶、金银花、黄芩等中草药,那么这个国家版的药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方子呢?

  刘清泉,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专家组成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他说这个国家版的药方应该说是针对这一次在长三角地区发生的这么一个病毒性肺炎来做出了一个治疗方案,也就是围绕这个病的发病特点和地域特点,当然中间也吸取了咱们中医历代治疗这种瘟病的一些经验,形成了一些方法。

   此次的药方正是由包括刘清泉在内的几位专家提供的,专家组由著名中医王永炎院士和晁恩祥教授带队。4月4日,专家组内的专家还前往江苏、上海等地区进行了实地调研,返回北京之后,又对药方做了一些修改。

  刘清泉介绍,原来是12味药,现在是9味药,9味药的目的,让它能够根据当时每个人的情况,每个大夫可以进行加减变化,这样更加灵活使用了,但是万变不离其宗,这个核心内容还是不能变的。

   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就对一个新产生的病毒开出了药方,这个药方是否有效呢?刘清泉还介绍,不管是老的病因还是新的病因,不管是哪种病毒,它导致人类治病的特点应该是一个共性的,都是肺炎,都是病毒性肺炎,这没有任何质疑的。只是病因发生了变化,那么有H1N1变成H7N9或者变成了其他的病毒,是这个肺炎的诊断是没有问题的。

   中医讲究对症下药,刘清泉所在的专家组给出的药方即是针对H7N9禽流感患者表现出来的高烧、寒战、咳嗽、痰少等病症开出的。他告诉记者,这样的药方如果可以在禽流感发病早期给患者使用,是可能有效的。

  刘清泉给我们举例说明,一个是发病最小、病的最轻的上海的一个孩子,他通过中药加西药,中西医结合孩子已经痊愈了,没有什么问题了。在江苏还有一例,经过中医治疗为主,同时也参与到西医的一些治疗,诊断后病情稳定了。

   刘清泉告诉我们2009年H1N1甲型流感之后,世卫组织也曾认定中医药在治疗轻症病例中安全有效。不过,不论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开出的药方还是各地开出的方子,多属于给医生参考的药方,不建议公众自行使用。

  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这样说,中医的预防措施是一种综合性的,它和比如说常洗手、通风、注意锻炼、注意饮食,都是一样综合的,特别是对中医药的一些使用,一定要注意科学的用药,特别是要在医生的指导下来使用。

  中医药方的有效性还有待进一步验证。事实上,尽管这次的禽流感患者主要集中在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四地,但是很多地区都进行了积极防控,我们的记者也探访了北京的医院。

  作为北京市第一传染病专业医院,北京地坛医院从外观上看与平日并无太大异常,只有急诊部增设的发热筛查指示牌,透露出迎接新型禽流感H7N9来袭的迎战气息。那么,这家医院目前有没有发现H7N9的感染者或疑似病例呢?

  张永利院长告诉我们,现在还没有收到一例疑似的病人。

  虽然目前还没有发现H7N9的任何踪迹,北京地坛医院丝毫不敢大意,因为这里已经成为北京市防控新型禽流感的前沿阵地,作为传染病的专门医院也做了充分的应对准备。

  北京地坛医院曾经在2003年抗击非典和之后迎战甲型流感以及禽流感即H5N1等战役中发挥过重要作用,那么,H7N9与以往的疫情相比,有什么区别呢?

  北京地坛医院感染科主任陈志海告诉我们,现在人感染H7N9禽流感这个病跟2003年的SARS这个差异太大了。SARS病毒虽然说我们还不清楚它的确切来源是什么?但是这是一个适应人体的一个病毒,它能够发生严重的人传人,能够发生聚集性发病。所以它在短时间内就能够发生一个严重的疫情,而这个H7N9这个禽流感病毒应该说还没有完全适应人类,没有聚集性发病,没有人传人,所以从流行病学的这个角度来说,H7N9这个病毒要比SARS病毒要好预防的多。

  尽管从传播上无法同非典的人际间传播大面积扩散相比,但是,从疫情杀伤力上看,H7N9绝对不容忽视。 陈志海还说,H5N1目前在全球的病死率在60%,而H7N9现在看来,它的病死率也不会太低。

  那么,地坛医院为防控新型禽流感做了怎样的准备呢?记者来到了该医院防控H7N9的核心区域即重症监护室一探究竟。

  医护人员带我们参观了医院的防控医疗设备,这里有中央监护的监护仪、呼吸机、血液净化机、还有用来治疗重症的呼吸衰竭的一个比较先进的设备人工肺,人工肺的专业名词叫体外膜氧合,它是治疗严重的呼吸衰竭,一个非常先进的一个设备。在病人用普通的呼吸机无法支持的情况下,这台设备能够替代肺脏的功能,保证病人基本的氧的供给,然后为病人肺脏病变的好转创造一个时间。

  也就是说,一旦发现H7N9患者,这台人工肺就可以派上大用场。

  北京地坛医院重症监护病房主任刘景院说,南京发生的一例非常重的禽流感病例里边,就已经用到了这个设备,目前使病人得到一个比较好的一个氧合,为病人最终的生存创造了很好的时机。

  地坛医院还准备好了8间负压监护病房以迎接可能随时到来的H7N9患者。就在采访期间,这里出现了状况,医护人员推着一位女子匆忙进了负压监护病房,开始了紧急救治。刘景院主任也告诉记者,虽然人员和防护装备都已完全到位,医院最近仍然进行了数次这样的应急演练以便查漏补缺。

  刘景院称医院正在进行的禽流感的应急演练,主要针对病人在收治过程中对各个环节的进一步完善,以保证在收治的过程中万无一失。

  4月8日下午,当记者来到位于北京西站附近的世纪坛医院的时候,这里也正在召开防控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工作布署会议:要求做到24小时报告,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要求两个小时报告,发烧38度以上都报门诊等等。

  早在4月2日,北京市就已将H7N9病毒纳入北京市流感和不明原因肺炎监测体系,虽然目前北京市还没有发现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但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尹金淑告诉记者,随着天气转暖,他们的防控工作将面临更严峻的考验。

  尹金淑说,一,北京作为首都,人口的流动量非常大,二,就是候鸟,因为这次专家已经有一些,流行病学专家包括农业部门的专家已经预测,就是已经检测到就是H7N9的这个病毒主要来源于禽类,尤其是候鸟类,未来我们的确是根据候鸟的它的流动情况有可能会把这个病毒相关的病毒带到北方来。

  医院医务处主任刘东国介绍,现在他们已经启动了急诊科启动预检分检程序。

  比如说病人有超过38度以上的病例到急诊科就诊,如果说这个病例是有明确原因发烧的,那么我们就在急诊科就地治疗,如果这个病人在经过检查之后,病人又有流行病学史,又没有是一个不明的原体,那我们工作的人员在急诊科专门有一个隔离诊室,把病人放在这个地方来去治疗,如果简单处理可以转移到发烧门诊来进行处理,如果重病人的话可以在急诊科的隔离室进行救治,

  刘东国告诉记者,启动这个预案,是为了防止到急诊就医的H7N9疑似患者和其它病人发生交叉感染,但实际上,一旦H7N9疫情发生,更多的接症任务将落在医院感染科的头上。感染科护士长孙玉玲带着记者参观了他们的防护品备品区。

  备有隔离衣、日常带的一次性的帽子,口罩,还有必要的情况下使用的护目镜,针对比较劣性的传染病,也长期备有N95口罩,手套、鞋套等防护用品也都有一定的储备,预防和治疗流感的药品,病毒性感染这方面的药物,储备量是到半年

  记者了解到,医院感染科有一套严格的接诊和登记制度,而如果一旦接诊了H7N9禽流感的疑似患者,他们还另有专门的流程。

  就是我们都必须按正规的着装,防护然后给病人搁到专门隔离病房。医护人员带领我们查看隔离病房,向我们演示了隔离病房如何实现隔离,把中间的门关上之后,就等于跟外部隔开了,不影响外边的病人。每个房间都有一张床,有单独的卫生间。病人隔离送吃,送饭,都有专门的传递窗口。通风系统则是从上面送新风下来,然后地下把所有的风都抽走,是负压的,所以空气就不会向外流通,它是一个相对密闭的一个环境。平时工作起来都是这样来操作,即便真的来传染病了,医护人员们也能应对,都是按部就班走,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所以也不用什么恐慌。
 

   禽流感病毒再次突袭,作为普通民众,最直接有效抵御病毒的方法就是注射疫苗。据了解,国家卫计委目前正在启动H7N9禽流感疫苗制备工作,那么疫苗研制情况进展如何?我们的记者也在第一时间走访了禽流感疫苗生产基地。

  4月8日上午,记者来到了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眼前便是一个流感疫苗生产车间,过去这里曾经生产过H5N1禽流感疫苗和H1N1甲流疫苗。

  不过眼下这里生产的并不是最近人们关注的H7N9禽流感病毒的疫苗,而是普通流感疫苗。负责人告诉我们,疫苗生产的第一步需要世界卫生组织将流行的病毒毒株重配成疫苗毒株,提供给生产企业。

  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尹卫东说,甲流是用了很快的时间,大概可能一个半月,就从美国、英国都把墨西哥流行的一个新的病毒毒株,重配成了疫苗毒株发给了我们,所以这样大家可以计算时间,重配这个毒株需要一个月到两个月,这是一个时间段,这是必须的。

  那么企业得到疫苗毒株之后,生产相应的疫苗又需要多长的时间呢?尹卫东介绍,从拿到毒株到生产疫苗,生产周期是二十几天,但是这前后你要建立种子库做准备,这个时间可能一个月到两个月。甲流(疫苗上市)是用了87天。

  尽管H7N9是一种新型的禽流感病毒,但是并不会影响企业生产疫苗所需的周期。对于疫苗生产来讲,只要得到了疫苗毒株,企业便可以按照过去生产H5N1、甲流等疫苗的相同技术来制造H7N9疫苗。这一技术叫做模型疫苗。

  尹卫东告诉我们,把新的毒株拿来直接放入这个流程当中去,就按照原质量标准,原流程和原批准的生产完号生产疫苗,这就是膜型疫苗的概念引入,那么全世界是同步的,主要的发达国家和大跨国公司,和大型的跨国公司都拥有这样的膜型疫苗的制造技术,这样就能保证大批量的,稳定的给公众提供疫苗。

  疫苗的研究和生产是一种预防措施,一旦生产出来以后,是否使用还要取决于病毒流行的强度。

  尹卫东分析存在几种情况,第一种情况,就是疾病流行一段时间就一贯性地没有了,比如SARS就属于这样的,所以这个时候即使有疫苗,也不需要进行接种;第二种情况就是疾病流行的高度散发,人感染的机率很低,那么我们已经研发了疫苗,储备了疫苗,但是不一定接种;第三种情况就是人不断地被感染,需要有很好的防护,疫苗也生产出去了,这就有效地组织接种。

  目前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公司正在关注疫情的发展,一旦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了疫苗毒株,便能够立刻开始启动疫苗的生产。

  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尹卫东介绍,他们与中国CDC,国家药监局以及兽医防治部门的专家都有非常密切的沟通,了解这个疫情的发展和变化,也和WHO的有关实验室保持密切沟通,一旦获得疫苗用的毒株之后,会按照国家的部署,迅速地启动疫苗的研究开发。

   近日禽流感病例持续出现,开始越来越引发公众的担忧,这次的禽流感与以往的禽流感有什么不同?禽流感是否会进一步扩散?我们究竟应该如何防范?、
国家卫计委和世界卫生组织也在第一时间进行了信息沟通与合作,4月8日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传达禽流感的最新消息。

  国家卫生计划委公布,将重点开展不明原因肺炎监测和流感样病例监测。此次疫情的H7N9禽流感病毒是一个新病毒,目前处于散发状态,但截至目前,没有证据证明存在人传染人的情况。

  国家卫生计生委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梁万年说,现在只有散发的病例,也许将来也会是这样的状态,因此我们不要过度的恐慌。现在人感染的病例是很少的,在人群中爆发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没有目前没有证据人与人。

  世卫组织不建议针对本事件在入境口岸实行特别筛查,也不建议实行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措施。而对于有猜测认为,此次疫情主要集中在长三角地带,是否与此前黄浦江上的大量死猪有关。世界卫生组织对这样的猜测予以否定。世卫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解释,造成黄埔江死猪的因素可能有很多,我们并未将死猪和人流感病例相联系。在已检测的猪中,流感病毒检测为阴性;猪的临床表现不符合流感的表现。

  此次新闻发布会还证实,我国已经启动疫苗的制备工作和基础性研究,一旦病毒发生变异,出现大面积人际传播,疫苗生产将会启动。从病原体到生产出疫苗的时间周期最短是6-8个月,但目前疫苗注射没有必要。

  梁万年称,因为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数据证明它具有人际间的传播现象,如果是一种散发的,主要是来源于动物的,那么病人的发生数只是点状的,这个时候没有必要为人类注射疫苗。

  专家们坦率承认目前对这一病毒还存在很多未知因素。比如,病毒从哪里来,将会在哪些地方传播?哪些动物身上存在,都有待进一步研究,但认识这个病毒,本身就是重要的一步。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副所长舒跃龙则说,打仗最害怕什么?最害怕不知道敌人是什么,但是我们现在知道H7N9就是我们要打仗的敌人,所以我想通过中国科学家和全球科学家的共同努力,我相信一定能找到这个办法。


由于H7N9禽流感病毒首次发现了人类感染的病例,因此迅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2月19日,上海市患者李某发病,3月4日因抢救无效死亡。

  3月22日,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通过实验室筛查,发现患者可能感染H7流感。

  3月29日下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从相关病例的标本中分离到H7N9禽流感病毒。

  3月30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组织专家,确认3名患者为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

  3月31日,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通报,上海市和安徽省发现3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

  4月2日,江苏省卫生厅通报,江苏省确诊4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

  4月3日,浙江省卫生厅通报,浙江省确诊2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其中1例患者死亡。

  截至4月9日18时,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共收到28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报告,其中9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