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科兴官方微信号“疫苗之益”

学习时报|尹卫东:中国新冠疫苗研发为何能全球领先
2021-01-13

 2021年01月13日 星期三 中共中央党校 学习时报 A6版:科技前沿

图片关键词

 

 

疫苗是传染病大流行的“终止键”。2020年3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考察新冠肺炎防控科研攻关工作时指出,“要推进疫苗研发和产业化链条有机衔接,加快建立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相结合的疫苗研发和产业化体系”。我国科研攻关单位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指示精神,努力在新冠疫苗研发中彰显中国企业的担当和科技攻关的实力。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在全球取得领先地位,这主要得益于以下四个方面。

 

 

图片关键词

 

 

 
◆国家战略决策凝聚全社会力量

我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略目标,是保持不发生本地传播或者使传播维持在较低水平,直至研发出安全有效的疫苗,并广泛接种以形成人群免疫屏障。疫情伊始,基于对新冠疫苗战略价值的深刻认识,国家统一部署,要求科研攻关单位“不算经济收益账,只算人民健康账”,并从多方面予以协调和支持。2020年1月,科技部就启动第一批应急攻关项目,重点支持5条技术路线12项疫苗研发任务同步推进。关于建立国家疫苗储备制度的要求,以及中国新冠疫苗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庄严承诺,更是为企业提供了指导方向。不仅如此,国家决策还指引地方政府全力支持疫苗研发和产业化体系。

新冠疫苗研发成功和投入量产后,如何有序开展接种成为全社会新的关切。国家已承诺各级政府保障全民免费接种,北京、浙江等地则充分考虑到疫情的不确定性,为避免局部疫情反复带来的重大经济社会影响,主动落实属地责任,从去年开始就较早地推进疫苗紧急使用工作。国内疫情的最新进展警示我们,不论是人口密集的城市还是地广人稀的农村,都有可能成为防控薄弱环节。从企业的角度看,各地应当综合考虑人口规模、地理面积、经济发展、公共卫生基础设施等要素,制定符合本地实际的疫苗应用策略,尽快达成科学接种的共识,从根本上阻断疫情传播。

◆有为政府赋能有效市场

了在紧急状态下组织动员全国优势力量实现特定科技创新目标,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于2020年2月成立疫苗研发专班。该专班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科技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等部门组成,担负起了协调部门间目标、同向发力的重任。疫苗研发专班有力凝聚了各方面优势力量和要素,实现毒株分离、动物实验、产品制备、临床研究等工作“医研审产”联动,从而在尊重科学规律的前提下“又好又快”地推动疫苗研发。在专班协调下,研发企业、疾控机构、动物实验室、药品检定和药品审评机构进行了合理并联:全国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P3)优先满足新冠毒株分离和病毒培养需要;动物实验室提前备好动物模型,第一时间为研发企业提供保障;药品检验和药品审评机构合理配置资源,大大压缩工作流程。政府的有力支持,是上述任务顺利完成的坚强保障。

新型举国体制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集中力量办大事,而是有为政府对有效市场的赋能。其取决于两个因素交互作用:一是政府充分发挥制度优势开展社会动员,二是市场机制和企业利益被承认。换言之,政府和企业在彼此尊重的前提下,两者主体边界清晰、政策目标一致、资源动员有力,从而最大限度提高研发效率。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研发投资、产能规模、生产工艺、销售渠道等微观事务,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显然比政府更充分掌握信息。政府部门在履行好法定职责的前提下,让企业真正承担起疫苗产品质量的主体责任。这正是新冠疫苗成功研发的鲜活经验,也是“放管服”改革的内涵所在,更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题中之义。

◆让公平和效率相得益彰

疫苗本身是企业生产的商品,有成本也有售价,遵循一般市场规律。但疫苗广泛使用后具有免疫屏障的社会价值,因此带有公共性。疫苗的公共性并不改变其商品属性,国家疫苗政策由传染病防控战略和市场机制共同决定,两者的结合点就在于如何提供更加安全、有效、可及和可负担的疫苗产品。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新冠疫苗,其内涵更为复杂,必须在多个政策目标间寻求最优均衡。

要实现新冠疫苗安全性、有效性、可及性和可负担性的统一,关键是激发企业内生动力,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有几点需要把握。一是充分尊重企业研发成果和知识产权。二是承认多条技术路线并存的合理性,有差异化竞争才可能有效率,单一选项就算不上市场。三是形成上市有先有后、价格有高有低、规模有大有小的竞争格局。尤其需要强调的是,疫情的复杂性决定了新冠疫苗需求的不稳定性,而疫苗生产客观上又需要一定周期。此时,政府可通过公共资金预先采购机制为企业提供可信承诺,并支持企业扩大战略性产能储备。用企业市场预期的确定性对冲疫情反复的社会风险,这对民众而言是公平的,对经济发展来说是有效率的,现有政策总体上兼顾了公平和效率。

◆统筹国内疫情防控和全球公共卫生治理

新冠疫苗研发不是国与国之争、企业与企业之争,而是人类与病毒之战。由于大流行的无边界性,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独善其身,必须统筹国内和国际两个大局。以本国疫情严重程度和疫苗研发情况为观察维度,目前世界上大体分为三类国家。一是“少疫有苗”,以我国为代表,疫情防控和疫苗研发都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二是“有疫有苗”,一些发达国家尽管研发出疫苗,但严重的疫情已经对公众健康造成重大损害。三是“有疫无苗”,很多发展中国家基本上属于这类情况,其面临着国家治理的巨大挑战。我们在做好国内疫情防控的基础上,尤其要帮助“有疫无苗”的国家,助力全球人员交流和经贸往来早日恢复正常。

全球公共卫生治理的参与模式,主要有多边和双边两种,其各具特色。过去,全球主要通过世界卫生组织预认证(PQ)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等多边机制,将疫苗产品提供给中低收入国家。新冠肺炎疫情的紧迫性,放大了双边机制所具有的快速和务实两大优势,让中国疫苗产业国际化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契机。中国疫苗企业,在坚定维护国家利益的前提下,积极开拓海外市场,在巴西、印度尼西亚、土耳其和智利等国开展新冠疫苗三期临床试验,并在通过我国《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检查的基础上先后通过了印尼、巴西、智利、新加坡等国家监管部门的GMP检查,已有多个国家和地区宣布订购产品。整个中国疫苗产业正处于最接近走向世界的历史节点。中国疫苗企业将继续按照国家总体部署,进一步落实企业主体责任,按照国际市场法律和贸易规则,让世界用上中国疫苗。